唐河欢迎您!
今天是:
首页 > 网评微博 > 正文

网络述年:“年”的仪式感
作者:朱璐   2020-01-21 16:16:53   来源:   

   我家孩子是00后,今年7岁,放寒假了,他爸爸开车沿着县城友兰大道走,两边挂满喜庆的带“唐”字的中国结,问孩子:“儿子,看这中国结多好看,快过年了,给我讲讲过年都有什么令你开心的事情或者习俗。”儿子一脸无所谓的样子,不情愿的随口回答:“过年不就是放假不用上学,有啥可讲的。”
   我听了当时一愣,心里莫名的失落难过,更多的也是为孩子不能对过年开心的期盼而自责,这不怪孩子,随着工作的愈加繁忙,这些年许多生活中重要的事情都渐渐被忽略,不知何时开始丢了过年的“仪式感”,缺少了“仪式感”的年给孩子传导的无非“一个字,累;两个字,消费;三个字,大聚会;四个字,胡吃海睡”而已!这样的年岂能给孩子带来乐趣?
   在我们80后的记忆中,小时候最喜欢的就是过年。过了腊月二十三,便进入了年。小时候,母亲是个变着花样儿做吃的又勤快的人,当她开始忙忙碌碌成堆成堆的买菜、买肉办年货开始,就激起了我对过年的期盼。过油、炸菜、蒸馒头、包饺子、、、、、这一项项的“仪式感”都是小时候欢乐时刻,更是长大后禁不住追忆的“年”!记忆抹不去的是儿时母亲把做好的年菜放入一笼笼的蒸笼,蒸汽袅袅中那最真实的人间烟火就是新年。而我们姐弟二人会追着她问明天叫什么节?抑制不住过年激动的心情,觉得只要问到每天都是一个节日,都有一个特定的节日名字,儿时期待的瞬间就是新年!
   著名作家王小波有句名言,“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,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”。回想儿时的过年必吃饺子,饺子有讲究,芹菜肉代表勤奋,白菜肉寓意清白做人,所以过年饺子馅儿一般都是肉、粉条、芹菜、白菜混一起,而小时候又不爱吃肉和菜,所以母亲总是专门包些莲菜馅儿的饺子,单独给我煮上一锅,都说让她别惯着孩子,可母亲总心疼我吃不好,年年还是给我单独准备饺子馅儿。快过年的时候,家里还专门备些一分钱的硬币,先拿热水煮过消毒,之后包在饺子里,给我们姐弟说谁吃到谁有福气,俩人也不品味道就抢着大口吃饺子,恨不得第一个吃到有硬币的饺子。长大后才懂得母亲知道我们不爱吃饺子,悄悄的把包钱的饺子装我们碗里,为的是哄着孩子们开开心心多吃东西,也因母亲的做法让本不爱吃饺子的我们把饺子吃的格外香、吃的格外热闹。
   儿时每年除夕上午,都是家家户户贴春联的时刻,我们姐弟跟着父亲用面粉调制浆糊,用剪刀裁春联,父亲负责帖,我俩负责刷浆糊,从屋里拿去院子里的浆糊冒着热气,即使下着大雪手冻的通红也不嫌冷,用不了的浆糊,看到邻居谁家还没有贴春联,便一路小跑的送过去。这些年都是用双面胶贴春联,几分钟粘好,有时候外出旅行过年,除夕前已经匆匆贴好春联,仪式感反而少了。
除夕晚上熬年是每年的习惯,那时候没有网络,早早的吃过饭,桌上摆着满满的瓜子、糖、饼干、饮料等平时不经常吃的零食,正儿八经的端坐在电视前,边吃边等着看春晚,也不管内容感不感兴趣,总是熬到坐在凳子上睡着被大人抱到床上睡觉。每年过年,大人都会给孩子买一套新衣服,衣服和裤子成套的,颜色几乎五彩色系,大年初一早上被鞭炮声吵醒,从里到外换上新衣服,美滋滋的穿着起来和其他孩子一起去捡炮、、、、、、
   现在想想“千门万户曈曈日,总把新桃换旧符”的意境可能只有仪式感十足才能领悟吧,对于我们普通人而言,仪式感是庄重又富有意义的事情。即使知道那只是形式,也会从心中油然生出欢喜,增加生活中的情趣——或许这就是那个一直在流行的词语“小确幸”吧。正是那些阖家团圆、守岁祈福、拜年贺岁等温热仪式感的存在,春节成为我们确认精神归属的重要时刻,触发文化意义上的深层感念。
看着唐河县城因县委、县政府对传统文化重视,各个道路两旁喜庆的装扮显出浓浓的年味儿,孩子的话也让我们明白,儿时那些特定的过年的仪式,就是我们怀念的烟火生活。
   春节年快到了,今年我要和老公一起列出传统年的清单,一项一项的按照习俗过个看似琐碎但却“庄严”的年,传承好“年”的“文化家底”!(唐河县滨河街道办事处  朱璐  )

 
 
 
 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网络述年:亦师亦友为警徽添彩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分享到: 收藏